關於部落格
來自三十八巷二十八號的廣播器。
  • 390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4

    追蹤人氣

小說*The Superior Killer*Story1

 ”嘖!這個人可真難搞,比平常多花了30分。”

  瀨空撕下了白色襯衫,包紮在被對手弄傷的手臂。一個殺手這麼說是在稱讚對方,但瀨空卻在野不願接這種工作。賴空撥了一通電話,

 

   ”嗶─嗶─嗶─嗶~”

 

  撥號聲在這森林裡顯得格外響亮。

 

   ”喂!我是瀨空,我要找剛下任務的雇主。”

 

  電話的另一頭是一個沙啞的聲音:

 

   ”喂!你找我嗎?”

   ”是!松下先生,關於這次的報酬我要求提高35%。”

   ”35%!?當初說好兩千萬的不是嗎?為何說改就改?”

   ”這次任務讓我多花30分鐘,這是賠償。”

   ”賠償?是你實力差吧!”

   ”不給的話就算了,但你要知道我瀨空能殺那麼多人,當然也能...........殺掉你!”

   ”好.........我給,我會在明天中午以前匯給你的。”

 

  瀨空滿意的掛了電話,露出邪惡的笑容,又撥了一通電話:

 

   ”喂!庫得。我是瀨空,剛委託我的那位松下,你明天下午四點.........炸了他!”

   ”好的!只不過我要拿報酬的一半。”

   ”好!那拜託你了!”

   ”嘻!”

 

   嘟─

  瀨空按下關機鍵,說了一句:

 

   ”我說過我最討厭討價還價的人了!”

  說完,瀨空閉上眼睛,躺在柔軟的草地上睡了。

 

 

**********************************************

 

 

  ”嗯~嗚”

  瀨空摸這受傷的手臂,似乎發現一件事。

 

  ”可惡!在我手臂下毒。還下枯金花,分明是想置我於死地嘛!”

 

  瀨空壓著傷口,勉強站了起來,走近森林裡,想去尋找有用的藥草。天色漸漸變暗,瀨空卻連一個動物的影子也沒找到,難不成...........這個森林有獵殺者?瀨空這這樣想,往前瞥見了一幢昏暗的小木屋,屋頂爬滿蔓藤,看似無人,但好像整理過的痕跡。瀨空並不在意這件事,只求能好好休息,推開了木屋的小門,大喇喇的走了進去。

   ”嘎~”

   ”門沒有鎖?”

  難不成有人住在這裡?小木屋裡排放整齊,跟外面比起來,格外乾淨,雖然天色暗了,但瀨空的眼睛看到的公溪還是清晰的,這是殺手的天質,就算看不清,瀨空仍可以嗅出有人在這棟木屋裡..........

 

 

**********************************************

 

 

  出現在瀨空眼前的是一個著粉藍色洋裝瘦弱的女孩,她似乎沒看見瀨空,往前走向瀨空,女孩身手摸了瀨空了臉嘀咕了一句:

   ”我沒有放東西在這裡啊!”

  女孩繼續摸了瀨空的頭,臉,耳,手。女孩嚇了一跳,叫了一聲:

   ”你是誰?”

  瀨空看了女孩,心想:

   ”原來她看不見我。”

  女孩又問了:

   ”你.........到底是誰?為什麼來這裡?”

  瀨空回答:

   ”我是瀨空,我來這裡打獵,但我受傷了。”

  瀨空不敢說出實情,她知道這個女孩是個純真的女孩,跟自己不同,可不能嚇到她的。

  女孩笑了:

   ”原來!難怪他們不敢出來。” 

  瀨空疑惑的搖頭問:

   ”他們是..........?”

  女孩搶了一拍:

   ”是動物啦!你的血腥味嚇到他們了。”

  瀨空點點頭,終於了解為什麼路上沒有一頭鹿,一頭羊了。

  女孩又開口:

   ”你要不要留下來休息啊?一到晚上森林都是野獸,很危險的。”

  瀨空點點頭

   ”好啊!謝謝妳!嗯.........妳叫什麼名字?”

   ”嗯......我沒有名字,但我自己取了” 女孩豪不在乎的說了。

   ”那你叫......?” 賴空又問了一次。

   ”我叫伊耶芙特。”

   ”伊耶伏特?為什麼?”

   ”我出生時就有這個手環,上面刻著Yvette”

  伊耶芙特說著並拿起手上的手鍊,遞給了賴空。

   ”好啦!我弄點東西給你吃,火柴跟蠟燭在桌上,你自己拿吧!”

  伊耶伏特轉身走進了另一個門。賴空點亮了蠟燭,看著伊耶芙特的背影,心跳不知為什麼突然加快了。

   ”諾!這個拿去吃吧!” 伊耶芙特露出微笑,遞給賴空一片麵包。賴空接過了麵包

   ”嗯......伊耶芙特,我可以叫你伊耶芙特嗎?”

   ”當然嚕!”

   ”這附近有沒有丹倫海棠啊?”

  賴空按著受傷的手臂,看來是越來越惡化了.......

   ”丹倫海棠?你中毒了嗎?”伊耶芙特疑惑的問。
  
   "嗯,我的傷口不小心碰到枯金花。"
  
   "那可糟了!我這就去採,你進去躺在床上。
 
  說罷,依耶芙特轉身走出木屋。
   
   
    
    
   

**********************************************

  
   
 
 
  瀨空乖聽這位女孩的話,他坐在床沿邊,看著皎潔的月光。依耶芙特推開門走近床邊。
  
   "你躺下來嘛!"
  
  依耶芙特推著瀨空躺下床。
   
   "你傷口在哪?"
  
  依耶芙特轉身拿起丹倫海棠。
   
   "在右手臂上"
 
  瀨空壓住傷口,依耶芙特拿起海棠壓在瀨空的傷
  
   "你躺好喔!別亂動了。
  
  依耶芙特露出笑容,接著,瀨空隱約聽到了歌聲,由依耶芙特的喉嚨傳出。
   
  
    Even when you feel like you don't belong.
         Even when you fall it all goes mong.
         Know that I'm with you.
         I'm with you all the time.

 
 
  瀨空隨著依耶芙特的聲音,沉沉的睡去了.............


   
  

********************************************** 
  
   
   
  
  曙光照射進入了瀨空的瞳孔,瀨空抬起了右手,右手的傷口癒合了許多,也恢復了血色。瀨空伸了個懶腰,並折好被子。
  
   "瀨空!你醒了嗎?"
  
  依耶芙特走向瀨空,挽起賴空的手,用手指了指手上的牛奶。
  
   "給我喝的嗎?"
  
  依耶芙特點點頭,瀨空伸手拿了手上的杯子,看了看依耶芙特的手,他還緊緊的拉著瀨空。
   
   "妳有什麼事呢?"
  
  瀨空放下杯子,摸摸依耶芙特的頭。
  
   "沒事!嗯............不!"
    
   "?"
 
   "我帶你去一個地方,你喝快點!"
  
  依耶芙特急切的拿起杯子給賴空,瀨空一古腦兒把牛奶喝了。(作者:真乖啊)依耶芙特拉僅賴空的手,走向門去,推開門,往外跑了出去。
  
   
   
   
**********************************************   
  
  
   "依耶芙特,妳要帶我去哪裡啊!"
   
  瀨空被拉著跑,也不知為什麼依耶芙特跑得那麼急。依耶芙特沒有回答,只是一昧笑著。
   
   "到了!"
 
  依耶芙特停下腳步,放眼望去,到的是一片花海。瀨空驚訝的望著演前的花海,依耶芙特放開緊握的手,奔向花海,瀨空跟著依耶芙特走入花叢中。
   
   "妳怎麼知道這裡有花海?"
   
   "有香氣啊!"
    
  依耶芙特彎下腰,將鼻子湊到一朵花上嗅了嗅。
   
   "這些花朵應該很美吧?"
    
  依耶芙特問。
    
   "嗯!很美啊!白的紅的黃的.........."
  
  瀨空回答。
  
   "真好!我真希望有一天能親眼看看她們........"
  
  依耶芙特沮喪地說。
   
   "嗯.......有一天妳一定能看到的。"
   
  瀨空肯定的回答,但心裡卻有點心虛,依耶芙特的眼睛有可能恢復光明嗎?當他有一天恢復光明,看這樣的自己,並不是獵人而是血腥的殺手,那.........




   
   "要是有一天能張開眼睛看到所有的事物,我希望第一眼能看到你!"
   



<第一話*完>




這篇小說
是燁灯的朋友在國二時寫的
當初她要我畫成漫畫
燁灯有畫了幾頁
然後就不了了之了
雖然人物都設定好了
不過故事後續發展就沒再繼續寫了
以後有機會我再接完
(機率非常小)
新版人設
見相簿"雜線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